WIM2019世界创新者年会,能链集团王阳与创新者领袖共话产业互联网未来

一个新的未来已经到来。12月6日至8日,主题为“科学创新4.0:构建全球化的新未来”的2019年全球创新者年会在北京举行。数字旅游能源开放平台(车主邦/团友/快店)能源连锁集团(Energy Chain Group)受邀出席并引领行业,其方式是“用数字化定义新能源基础设施”,实现汽车技术生态系统,并带来融资、产品和服务方面的创新优势。入选2019年全球汽车技术企业50强。与此同时,能源连锁集团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汪洋因其在能源互联网领域的卓越成就获得了“2019年30名中国科技女企业家”的称号。

注:能源连锁集团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汪洋在WIM2019世界创新者大会上致辞

大会由工业和信息技术成果转化联盟和北京艺友网络联盟科技有限公司联合主办,会议围绕智能技术、新零售消费、金融技术、健康、工业互联网、金融投资等热点话题举办了十余场专题论坛活动。来自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印度、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巴西、日本、以色列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0多名顶尖专家、学者、知名企业家以及数百名中国知名商界领袖发表主旨演讲或举行峰会对话。与此同时,来自数千家工业科技企业的6000名代表齐聚一堂,聚焦2019年世界科技和工业创新成果,预测2020年最新创新趋势。

作为会议的繁重议程,以工业互联网为主题的圆桌论坛成为与会者关注的焦点。能连锁集团(业主国/团友/快店)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汪洋、AA投资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浩泽、UiPath大中华区总裁吴伟、Pivotal中国区总经理兼总经理冯雷、用友联合创始人兼北京分公司总经理吴俊涛出席会议并参加了以“如何找到工业互联网的起点”为主题的圆桌对话。

图注:随着新一轮技术革命的到来,在汪洋(右一)与工业互联网论坛嘉宾的圆桌对话中,所有行业都开始了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步伐,许多创新型企业从技术研发、业务流程、人才模式、新基础设施等各个环节切入垂直细分领域。协助所有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和升级。工业互联网时代的数字升级之路在哪里?能源链集团是新能源基础设施数字化定义领域的方形基准。在圆桌论坛上,汪洋作为能源行业互联网的深入参与者和思想家,分享了他对能源行业变化和挑战以及国内外市场比较的想法和判断。

根据汪洋的介绍,能源连锁集团(业主邦/团友/快店)是一家成立3年多的初创公司。坚持以用户为中心的原则,以“互联网能源车”B2B2C模式切入能源行业赛道。目前,能连锁集团已经在中国实现了10,000多个加油站和310,000个充电桩的数字化连接。不久前,能连锁集团完成了1.1亿美元的第三轮融资。作为初创期的平台公司,ENC集团目前专注于三大互联网产品:底层能源数据提供商的“所有者状态”、专业驾驶员加油平台的“集团石油”和专业驾驶员充电转换平台的“快速电力”。该组织希望努力实现中国能源工业的数字化。

能源链集团(所有者状态/集团石油/快速电力)不仅为个人司机服务,还向第三方平台出口服务。汪洋进一步补充道,“例如,快狗乘坐出租车、货运代理、神舟专车、迪达旅游等城市配送和网络公交预订平台;其他公司,如阿里的斑马之星、腾讯之星和华为汽车公司,都需要提供数字能源服务。目前,我们已经为市场上的400个平台提供了数字能源服务。”

什么

作为信用卡行业和能源链集团(车主、州/石油集团/快速能源集团)互联网出口的焦点,供需双方的市场正在发生什么变化?“就中国目前的能源市场而言,中国炼油厂生产了大约40%的剩余石油。在加油站市场,中国的加油站处于过剩状态。就美国市场加油站服务的业主人数而言,中国只需要6万至7万个加油站就能满足业主的要求。事实上,目前中国大约有12万个加油站,这意味着加油站行业也有大约40%的盈余。这也是为什么每个人都在新闻中看到每个城市都在打价格战。”汪洋这么说了。

面对中国整个成品油市场的过剩,汪洋分析说,从供应方面来说,我们应该通过数字方法把握需求,把握中国的运营车辆,因为中国成品油消费市场份额的60%是由运营车辆贡献的,但这些运营车辆在中国非常分散,拥有数百万辆中小型车队、数千个在线车主平台,分散的加油站和充电桩市场本身没有能力通过数字供应网络为商用车服务。

汪洋认为目前能源需求方面有三个变化:第一,能源需求方面已经数字化,中国几乎每个车主的手机上都有应用。其次,旅游业趋势正在从私人汽车旅游转向共享旅游和在线汽车共享旅游平台。据估计,到2050年,私家车出行将占10%左右,其余将是共享出行。共享旅游意味着能源市场的消费是2B,而不是2C。第三,市场是分级的。私家车主认识品牌,年轻人认识时尚品牌,商用车认识低价。需求方市场需要数字化和分级的能源供应网络。因此,双方市场分散且有需求,中间缺少一个平台来做数字“大中型平台”。能源链集团应运而生,利用这一形势,通过数字技术推动能源产业数字化,重建开放的能源生态,赋予能源产业链的上下游权力。

目前,能连锁集团(业主国/团友/会店)已经设立了规模壁垒。谈到如何在创新实践中应对挑战,汪洋认为挑战分为大挑战和小挑战。对于能源连锁集团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在这个行业定位。如果我们做得不够来打造工业互联网,我们认为这个平台对行业没有深刻的了解,没有高水平的行业参与,也没有高技术壁垒。再次参与时,伴侣会觉得他们的手伸了出来。在三年的增长期内,能林集团一直在考虑如何在运动员、裁判员和服务提供商之间找到平衡。这可能是数字平台公司将面临的问题:作为工业互联网的平台公司,他们想达成交易吗?边界和底线在哪里?其次,小挑战也在不断出现。例如,如何在“日常运营、技术发展”和“国家快速扩张和精细化运营”之间找到平衡,并在提供个性化服务和标准化服务的能力之间找到界限?

能源数字化是历史上不可避免的选择,但它出现的方式和时间迟早会略有不同。能源链集团(所有者状态/集团石油/快速电力)的诞生与移动支付的繁荣、商用车的数字化和能源供应方的改革不谋而合。汪洋希望“能源连锁集团希望用品牌作为替代品,让普通车主用“集团石油”加油,用“快速电”充电”。这是企业的愿景。在这一过程中,企业不仅要运用非凡的策略,还要“打一场沉闷的仗”(曾国藩提倡的策略),坚定不移地做好登陆服务工作,相信时间和历史会给予公平的评价。”